您的位置:首页 > 技术天地 > 我国牦牛的种业与产业化发展

我国牦牛的种业与产业化发展

文章来源:
作者:体系办公室
发布时间:26-11-2011 18:17:03
浏览次数:2124
牦牛选育岗位 阎萍
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
 
摘要:牦牛是青藏高原主体畜种和当地生产生活资料。本文通过我国牦牛业发展回顾、良种繁育体系建设、牦牛种业发展的资源、经济、科技在畜牧业生产中的应用,依靠科技,利用我国优良的地方品种,加强选育提高,增加制种供种能力,促进牦牛的良种化进程,推动牦牛产业持续发展。
关键词:良繁; 种业;牦牛
 
牦牛是以我国青藏高原为起源地的特产家畜和世界屋脊的景观牛种,是宝贵的畜种资源。在这片约占全国可利用草原总面积33%的最大的草地畜牧业生产基地上牧养着约1400多万头牦牛,占世界牦牛总数的95%以上。主要分布于青海,西藏,四川,甘肃,新疆,云南。我国有12个地方品种和1个培育品种:青海高原牦牛、西藏高山牦牛、娘亚牦牛、帕里牦牛、西藏斯布牦牛、四川九龙牦牛、麦洼牦牛、木里牦牛、甘肃天祝白牦牛、甘南牦牛、巴州牦牛和云南中旬牦牛及培育的大通牦牛。牦牛作为青藏高原地区的主体畜种,有其独特的生物学特性,对高寒牧区生态环境适应性很强,可以利用其他牛种无法利用的高寒草场资源,提供乳、肉、皮、绒等多种产品,同藏族人民的生产、生活、文化、宗教有着极密切的关系。牦牛是藏区人民不可替代的生产、生活资料。
1. 我国牦牛业发展回顾
牦牛业的发展主要可追溯20世纪50年代中期,原西北畜牧兽医学院、西北畜牧兽医研究所、四川农学院、西南民院等一批学者对牦牛资源、生产性能、放牧管理、杂交改良进行了研究和试验,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牦牛发展技术,如任继周先生1955年提出了按草场产量进行轮牧的技术,原西北畜牧兽医研究所路葆菁、许康祖研究员在青海进行了奶牛和牦牛的杂交试验,首次引进荷斯坦奶牛和牦牛杂交,生产高生产性能的犏牛,同时,路、许二位先生根据调查在1956年就提出可利用野牦牛改良复壮家牦牛的建议。在20世纪60年代初,四川农学院的周寿荣、甘肃农大的张容昶等人测定了牦牛夏季采食量,为确定合理的载畜量提供了依据。这一时期,畜牧科技人员一方面总结了群众传统的技术,同时也提出了需要推广的畜牧科学技术。在50年代中期,原西北畜牧部组织了大批兽医干部制造牛瘟疫苗,建立强制性的防疫制度,在短时间内消灭了肆虐高寒草原牦牛产区的牛瘟,有效地控制了牛肺疫、牛巴氏杆菌病、炭疽、副结核、副伤寒等危害很大的病的流行,牦牛产区重大传染病防疫技术的推广是最为成功的范例。
这一阶段原苏联全苏肉牛研究所(BHN-HMC)有一大批科学家从事牦牛研究和技术开发。特别杰出的代表有杰尼索夫、伊万诺娃、格里金申娃和沙拉马诺夫等人,几十年献身于牦牛科技,出版了六部以上的专著和近百篇研究报告,牦牛的数量也达到了最高峰,对牦牛的研究和新技术的推广应用于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国西部农业院校畜牧系所用的有关牦牛教材也多来源于前苏联学者的研究成果。
1979年8月由农垦部主持在青海西宁市召开了中国牦牛科研协作组成立大会。1981、1983、1985、1991年分别在成都、乌鲁木齐、昆明、西宁召开了中国牦牛科研协作会议。1998、2001、2003、2005、2010年全国牦牛科研和生产研讨会在甘肃兰、新疆和四川相继举行,开展学术交流和科技合作。1994、1997、2000、2004年相继在召开了第1-4届国际牦牛研究学术讨论会,使我国牦牛的研究和生产展现于世界。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非常重视藏区畜牧业的发展,使我国的牦牛生产有了较大的发展。广大牧区采取科学养畜,开展牦牛的本品种选育,利用冷冻精液进行种间杂交,商品率和经济效益明显提高,科学研究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是我国的牦牛生产跨入一个稳定,快速的发展新阶段。
1.1 牦牛良种繁育体系发展
我国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将牦牛选育和改良利用的研究列入农业部“六五”、“七五”、“八五”、“九五”项目,主要开展导入野牦牛基因改良提高家牦牛生产性能、九龙牦牛改良甘肃牦牛及选育提高牦牛商品生产技术的研究。并以此为基础,经过20余年努力,在青海省大通种牛场建成了国家级牦牛育种场,并建立了由野牦牛种公牛站、育种核心群、繁育群(场)、推广扩大区四个部分组成的牦牛育种繁育体系。1987年在青海省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牦公牛站。2001农业部批准资助青海大通牛场建起了世界一流的现代化牦公牛站,确定大通种牛场为青海高原牦牛保种场,并颁发了种畜生产许可证。2005年大通牦牛新品种获国家新品种证书。
另外,在国家及地方政府的支持下,1989年开始建立九龙牦牛纯繁基地,制定九龙牦牛保种选育方案,开展保种选育工作和纯繁扩群。2000年在农业部的支持下,制定了九龙牦牛保种选育总体实施方案,组建了九龙牦牛原种场。2002年,将甘孜州九龙牦牛良种繁育场定为四川省重点畜禽品种资源场。2006年将洪坝、汤古、斜卡、呷尔、乃渠、三岩龙、湾坝七个乡划定为“九龙牦牛保种选育区” 。1999年,由四川省畜禽繁育改良总站、阿坝州畜禽繁育改良站和红原县畜牧局共同组织实施了“麦洼牦牛良种选育基地建设项目”。制定了麦洼牦牛国家标准,建立了品种登记制度。1990年成立天祝白牦牛育种实验场,并由该场制定保种和利用计划,负责组织实施。1999年由天祝白牦牛育种实验场负责核心群组建及建立品种登记制度。2008年制定了《天祝白牦牛》农业行业标准并颁布实施。有关青海高原牦牛方面,提出实施“百万牦牛工程”,利用大通牦牛复壮家牦牛,提高牦牛生产性能。加强本品种选育工作,加大牦牛种公牛转换力度,强化牦牛的肉用性能选育工作,培育和建立高产种群,不断提高牦牛的生产性能。经过几十年的建设与发展,牦牛良种繁育体系的基础已初步在牦牛产区建立,育种、扩繁、推广、应用相配套的构架基本形成,加快牦牛品种改良,提高良种化程度,保证牦牛产品的质量和数量,促进牦牛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2 牦牛种业在畜牧业生产中的应用
我国种畜禽类型丰富,各畜种发展阶段各不相同,由于地区的经济差异和物种的地域限制,牦牛种业发展较慢,但在国家及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一些牦公牛站和纯繁基地相继建立,先后制定了牦牛品种保护、改良及培育利用计划并组织实施,促进了各优良地方品种牦牛的稳定发展。在诸多牦牛科研生产工作者的努力下及优良品种改良所获得的显著效应下,利用优良种公牛已经被农牧民所接受。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大通牦牛已在青海、甘肃、新疆等牦牛产区大力推广,取得了显著地改良效果,发挥了良好的种用性能。天祝白牦牛作为一种世界珍惜品种不断加强选育,效果显著。另外,一些生产性能比较突出的品种,如九龙牦牛、麦洼牦牛等具有不同地方和不同生产性能特点的优良地方牦牛品种在牦牛产区其他区域选育提高。为提高牦牛牦牛商品率,探索一些适合当地的选育杂交模式提高牦牛产区的牦牛生产性能。
1.3 取得的成效与主要经验
在几代牦牛科研、管理和生产工作者的研究和应用基础上,利用我国特有野牦牛遗传资源进行家牦牛复壮改良,经过三代牦牛科研工作者的努力最终培育成功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适合我国青藏高原高寒牧区气候放牧条件的第一个国家级牦牛肉用新品种大通牦牛,生产性能提高15%~20%。已在牦牛产区大面积推广,通过销售种牛及冻精,推广覆盖率达我国牦牛产区的75%,而所创建的配套的育种技术和完整的繁育体系,已成为青藏高原牦牛产区及毗邻地区广泛推广新品和新技术。
牦牛业是青藏高原民族地区和高寒地区经济的支柱产业,牦牛业的生产水平及其发展,直接影响到我国高寒草地畜牧业经济的发展水平,并对藏区整个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与稳定起到重要的作用。在牦牛产业化发展过程中,不但要注重牦牛业特殊的自然条件规律与科学原则相结合,重视生态环境保护,而且要加大力度实施牦牛良种工程,依靠现代科技,保护品种资源,进行品种选育,扩繁提高,突出特色,生产供应高产优质种公牛,并通过科技进行大面积普及和推广,发展产业,增产增效。
2. 我国牦牛种业发展
生物物种资源是维持人类生存、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物质基础,是实现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资源。畜禽品种资源是生物物种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畜牧业生产的基础和保证,在畜牧业生产增长的各要素中,贡献率达40%以上,是所有要素中最高的,畜牧业要发展,良种必须先行,没有健全的畜禽良种繁育体系,就不可能有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牦牛作为我国丰富多样的畜禽遗传资源之一,是发挥青藏高原区域优势,形成特色经济的有利支撑。因此,利用好现有牦牛良种资源,加强选育方案的实施和原种场的建立,使得青藏高原牦牛良种繁育逐步走向规范化和生产规模化。
2.1 牦牛种业发展的经济
畜禽良种是畜牧业发展的源头和先导产业,在畜牧业发展中的地位是无可代替的。实践证明,畜牧业的每一次突破和跨越都是以良种革命和先进的繁育高新技术为先导的。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变,首先是品种的转变,没有新品种的引进、繁育和推广,就没有现代畜牧业的形成和发展。现在,生产供应高产优质种畜禽,推进畜产品的优质化、区域化,参与市场竞争,关键是要抓良种,抓畜禽良种工程建设,构建先进的畜禽良种繁育体系,大力发展适度规模养殖,推广应用新技术。
牦牛肉不仅营养价值较高,且具有半野味,蛋白质含量高达21%~22%,脂肪含量2%~3%;具有高蛋白(比黄牛高58.7%),低脂肪(比黄牛低69.8%),低热量(比黄牛低19.7%),多氨基酸(比黄牛多2种)的特点。牦牛乳干物质含量约18%,其中乳脂肪约7%,乳蛋白约5%,且无污染,可开发高档的奶粉、炼乳、黄油、奶酪、干酪素等。在少数民族地区名、优、新、特产品展览会上,牦牛肉和奶很受港澳商的青睐。经科学包装的鲜牦牛肉在北京、香港等地每公斤售价可达100元,市场价位好。牦牛绒纤维细,保暖性好,是特种高级毛纺原料,牛绒经加工可生产精梳牛绒,牦牛绒精纺面料、粗纺面料、牛绒衫等产品;而且牦牛骨髓壮骨粉和牦牛SOD等作为科技含量较高的牦牛产品,成为走入商品大市场的先锋,展示了良好的开发前景。此外,牦牛业是高寒牧区的经济基础和支柱产业。其生产的持续发展对提高藏族等少数民族的生活水平,牧业增产,牧民增收具有重要的作用。
2.2 牦牛种业发展的资源
牦牛分布在高海拔、低气压、暖季短、冷季长、严寒缺氧、饲草短缺等生态环境极端严酷的高寒高山草原地带。被称为世界屋脊的中国青藏高原及其周围的广大地带就是世界牦牛的发源地和主要产区。除了培育的大通牦牛外,我国的牦牛品种有九龙牦牛、麦洼牦牛、木里牦牛、青海高原牦牛、西藏高山牦牛和天祝白牦牛、帕里牦牛、斯布牦牛、甘南牦牛、青海环湖牦牛、巴州牦牛、中甸牦牛12个不同的地方品种。牦牛科研工作者也通过不断努力,进行了各地重要牦牛品种的资源调查,较全面而系统地了解了中国牦牛地方优良品种的数量、分布、产地自然生态环境、品种形成历史、外貌特征、生态适应性、生产性能利用状况以及资源开发前景,为牦牛的改良和利用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性资料。综合各地生产情况和地域特点,在各牦牛产区应加强选育提高生产性能。如在天祝白牦牛产区就应该加强天祝白牦牛的本品种选育,避免近交衰退,提高提高质量;在青海应该大力推广大通牦牛进行牦牛改良,并积极选育青海高原牦牛;在四川阿坝州选育麦洼牦牛,在甘孜州选育九龙牦牛等。
2.3 牦牛种业发展的科技
对牦牛良种的要求。一是品种数量上的要求,二是品种结构上的要求,三是品种技术上的要求。而牦牛品种资源的丰富程度及产品质量的高低是确定产业化发展程度和规模效益的最基本要素和首要条件;所以要依靠科技进步,加快高新技术的研究和开发。;其一对牦牛品种进行审定与登记;其二,通过本品种选育通过,通过地方优良品种制种和供种能力推广,提高生产性能。其三,建立牦牛遗传基因库,保护遗传基因多样性。做好牦牛的“优中选优,精中选精”的保种选育工作,开展多领域多学科的纵向合作联系,采取科学先进的技术手段,建立完善繁育、草料生产和技术配套服务体系,培育适合各地区的牦牛新品种,扩大科技成果的转化力度,提高品种质量和生产性能,解决产品生产加工中的疑难问题,这些都是对牦牛种质资源有效保护、永续利用和产品综合开发利用的根本保证。
3. 牦牛种业发展的结论
牦牛的良种繁育体系是良种繁育、推广、资源保护、管理、产业化开发等内容。没有健全的牦牛良种繁育体系,就不可能有牦牛业的可持续发展。所以,在充分考虑当地的自然、社会、经济等各方面条件的前提下,以提高牦牛良种生产能力和质量水平,增加市场竞争力为发展目标,建立适合我国青藏高原草地畜牧业生产实际的牦牛良种繁育体系,利用天祝白牦牛、九龙牦牛、麦洼牦牛、青海高原牦牛及西藏高山牦牛等地方特色比较明显的、生产性能比较突出的、影响比较广泛的地方优良牦牛品种繁育,开展大通牦牛品种内不同品系的选育,促进品种结构优化,增加制种供种能力,加大推广改良力度,推动牦牛良种产业化进程,实现良种与优饲配套,资源与技术整合,理论与现实结合,形成中国牦牛种业可持续发展。
点击下载附件

版权所有:北京十度有限公司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京ICP备150106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