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权威报告 > 【调研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对河北、河南和湖北三省肉牛产业的影响

【调研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对河北、河南和湖北三省肉牛产业的影响

文章来源:
作者:体系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2-18
浏览次数:320


就新冠肺炎疫情对肉牛产业的影响,结合河北省[1]、河南省[2]和湖北省[3]调研报告,按照体系营养与饲料研究室的安排,本团队于2020年10日~15日继续调研了河北省23个肉牛养殖场、河南省6个养殖企业、湖北省5个养殖企业,调研区域包括河北省13个地区、河南省6个地区、湖北省5个地区等,涵盖24州(市)34个肉牛牦牛繁育场、养殖场(企业)、合作社,同时对三省所辖区域内的饲料厂、屠宰场进行了咨询与了解。对比分析本次疫情对三省肉牛牦牛产业的影响,具体调研结果总结如下:

一、三省疫情情况对比




调研看三个省份中,牛肉产量河北省最高、湖北省最低。自疫情发生以来,截止到2月15日,湖北省的疫情系数是河北省的238倍,是河南省的74倍。出台政策看,三省都转发了“国务院关于解决农产品运销受阻、饲料短缺”紧急政策,其中河北省2月7日公布了:农资生产经营有困难?可打“抗疫情·解农困”行动求助电话。河北省和河南省相应出台了“新冠肺炎期间优化审批服务的通告”,简化饲料运输审批手续。

二、  疫情对三省肉牛养殖现状影响程度对比

1、河北省和河南省饲料运输受阻现象有所缓解、湖北省形势依然严峻

结合李树静等的调研报告[1]和张志平等的调研报告[2],再加上本次调研结果,分析认为在武汉宣布封城的新冠肺炎的第一个潜伏期(2020年1月23日到2020年2月5日),河北省和河南省的省内运输影响不大,多数养殖场贮存了春节期间肉牛用饲草料。在进入第二个新冠肺炎潜伏期(2020年2月6日),由于贮藏饲料用完,需要购置饲料,目前调查看,河北省大型肉牛企业由于企业自己有饲料厂受影响较小,肉牛用饲料暂时支持15天左右,但由于大宗饲料原料需要从外省调配运输受限,原料涨价幅度较大,2020年2月25日之后,牛场运营将面临严重困难。

河北省大多数200头以下的小型肉牛养殖场在农村,由于村路各级乡村等政府管制严格,饲料难以运输到养殖场,个别牛场开始自己用大豆、小麦等作为饲料用,艰难度日。继续跟踪调研河南省6家大型肉牛养殖企业,饲料供应充足,饲料运输没有受到影响,而小型肉牛养殖企业饲料运输受阻,主要是因为在农村道路封闭造成。湖北省交通全面受阻,养殖场饲料供应受到严重影响。在第一个病毒潜伏期就有40%的养殖场饲料供应不足,到了第二个潜伏期80%肉牛养殖场饲料短缺,其中40%肉牛处于精饲料断绝状态。(见图1)

综上所述,在三个省中受影响最大的是湖北省,其次为河北省,影响最小的是河南省。




2、河北省和河南省用工难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湖北省肉牛场用工最难

三省都出现用工难的问题,其中以湖北省最为严重。以河北省为例,肉牛场外地员工都不能回牛场务工,本地员工如果是附近村的居民,则出村务工之后不能回村,因此也限制了肉牛场的用工,多数肉牛场处于勉强维持状态,动力不足,严重影响肉牛生产。

3、三省屠宰场几乎都未开工,最近出现开工势头,但困难重重

三省的屠宰场目前运营困难,主要存在三个问题:(1)用工难,大多数屠宰场员工都是附近的员工,而目前封闭式管理,工人不能到岗;(2)买口罩难,屠宰场工人需要大量口罩,目前口罩购置难,同时口罩价格大涨,无形中也增加了屠宰场成本;(3)无牛可宰,现在由于疫情影响道路封闭式管理,包括育肥牛在内的活牛交易严重受阻。

4、人工成本、饲料成本上涨,养殖效益下降

从河北省看,一般50头以下肉牛养殖户由于饲料充足,家庭管理居多,牛场人工成本、饲料成本等影响不大。

对于50~1000头规模的牛场,在2020年2月15日之前已经受到严重影响。主要表现为:(1)用工成本增加;(2)配合饲料成本上升加饲料涨价以及运输成本增加,三者平均增加了10~20%;(3)育肥牛不能及时出栏,饲料缺口更加严重,造成了牛场流动资金受阻,进一步加重牛场运营;(4)由于饲料缺乏造成营养不足,肢体病、腹泻病等情况增加,增加成本。

对于1000头以上大规模的肉牛场,主要的问题是:(1)饲养工人手严重不足,现有工人疲劳务工,导致饲喂不及时和肉牛增重下降;(2)饲料自配但大宗原料成本增加10%,小宗原料如维生素和微量元素添加剂涨幅达到50%,并且配送困难,总体增加成本在15%左右;(3)屠宰场不开工,资金不能回笼,流动资金严重不足。综合分析河北省的情况,本次疫情总体增加肉牛运营成本10~15%,70%的牛场已经出现资金短缺问题。

河南省用工难的情况比河北轻,结合张志平等的调研报告[2]和本次调研6家牛场,表明河南省有18%的牛场出现了用工难的问题,所有牛场都存在资金回流困难问题。

湖北省主要问题是饲料运输受阻,牛处于有啥吃啥的状态,多地出现以粗饲料维持生命的现象。另外,由于肉牛育肥场肉牛无法及时出栏屠宰,资金受阻,导致牛场无资金购买饲料,给肉牛养殖带来巨大的压力。

5、河北省和河南省兽药短缺,防疫能力差,湖北省兽药断货

结合李树静等的调研报告[1]和23个河北省肉牛场的调研数据分析表明,河北省在疫情的第一个潜伏期兽药短缺现象不严重,但到了第二个疫情潜伏期由于兽药厂开工不足,造成养殖户无药可买,肉牛场兽药缺口大,调研80%的肉牛场存在兽药不足问题。但目前肉牛场消毒液能基本保障。

调研河南省6家肉牛养殖场并结合张志平等的调研报告[2],有18%的牛场出现消毒药品和兽药不足的问题。

结合陈颖钰等的调研报告[3]和本次调研的5个肉牛养殖场数据分析,湖北省大部分肉牛场没有足够的消毒药物,仅有37.5%的牛场有疫苗、药品等的储备,62.5%的场既没有足够的疫苗,也无法进行采购[3]。75%的牛场面临着消毒液紧缺的现状[3],也无法进行补足。

6、河北省和河南省大型能繁母牛养殖场繁殖受影响不大,小型母牛养殖户影响严重

结合李树静等的调研报告[1]和张志平等的调研报告[2],加上本次调研数据分析认为疫情对河北省和河南省规模化能繁母牛场繁殖性能方面影响不大,因为大型养殖场有固定的驻场配种技术人员、足够的冻精储备和具有部分本交公牛。疫情对小型母牛养殖户影响巨大,主要原因是随着疫情的发展,人员的流动管理越来越严格,导致养殖场的配种工作难以展开。

湖北省疫情严重,人员流动管控力度大,因此造成肉牛繁殖场基本工作停滞,冻精、液氮供应停止,肉牛繁殖工作停滞。

三、本次疫情三省出现的共性问题

1.饲料运输受阻。由于疫情期交通管制,导致饲料供应不足,饲料原料厂开工不足导致原料采购受阻,运输成本增加。

2.用工难。由于疫情限制人员流动,导致所有肉牛场出现了用工荒。

3.资金链断裂。由于活牛交易受阻、屠宰场不能开工等问题,造成肉牛行业出现了整体资金链断裂现象。   

4.政策执行力度不够。调研三省,都出现了基层单位政策执行不到位的问题。国家虽然三令五申强调不能阻断家畜饲料运输,但在县、乡、村级公路饲料运输受阻普遍存在。

四、小结

综合分析本次疫情对三省肉牛产业的影响,受影响最大的是湖北省,肉牛的养殖40%处于停摆状态。其次是河北省,在三个省中河北省的疫情指数最低,但人员管控力度河北省最大,导致饲料、用工、兽药等流动受到极大限制,出现饲料短缺、用工难、兽药不足的问题。最后是河南省,作为人口大省在保证控制疫情的情况下,对肉牛场急需的饲料、兽药生产和运输保障较好。

参考文献

[1]李树静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河北省肉牛产业的影响.微信平台:国家肉牛牦牛体系(Beefoffice), 2020年02月14日发布.

[2]张志平等. “新冠肺炎”疫情对肉牛养殖场的影响案例分析与风险认知.微信平台:国家肉牛牦牛体系(Beefoffice), 2020年02月16日发布.

[3]陈颖钰等.人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湖北省肉牛产业的影响.微信平台:国家肉牛牦牛体系(Beefoffice), 2020年02月14日发布

执笔者:李秋凤     调研人:曹玉凤、祁兴磊、曹永强、王松坡(光明牧业)








点击下载附件

版权所有:北京十度有限公司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京ICP备150106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