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权威报告 > 【调研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对四川省肉牛牦牛产业的影响

【调研报告】“新冠肺炎”疫情对四川省肉牛牦牛产业的影响

文章来源:
作者:体系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2-17
浏览次数:271


 

202026-15日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营养与饲料研究室王之盛团队、遗传改良研究室钟金城团队、红原综合试验站罗晓林团队联合开展了调研工作。主要是通过电话、微信和问卷等方式对四川省7个市州20家肉牛养殖场及2家饲料企业在疫情期间的生产经营影响情况进行了调研,总结如下:

一、 调研结果及分析

1、养殖场基本情况

本次共调查了四川省20家大中小型肉牛牦牛养殖场,包括宜宾、内江、成都、雅安、广元、泸州、阿坝州。养殖场规模见表1 。其中有55%的养殖场牛源是通过“自繁自育+外购”得到,45%的养殖场是直接外购牛饲养(见图1)。

2 疫情对不同生产模式肉牛场的影响

相对于自繁自养的肉牛养殖场,完全依赖于外购架子牛的养殖场受此次疫情影响更大。此次调研发现,“自繁自养+外购”模式的11家养殖场8家认为受影响,占比为72%9家全靠“外购”买牛养殖场7家认为受影响,占比为78%。交通运输受阻排在原因首位,影响牛和饲料购入和卖出,影响生产计划。据调研发现,大部分在该期间内原本有购牛计划的牛场都只能等待疫后再购入。但是此次调研中有5家认为不受影响,占25%,而这部分中有些养殖场是在春节前已卖出牛和已购买了牛,或者是农户自养,规模小,饲料足,可暂不购买牛和饲料。此次疫情对农区牛场的影响也大于高原牧区,3家牦牛场均反映与往年冷季一样已在冷季前出栏,且处于非繁育期。

3、疫情对不同养殖规模肉牛养殖场的影响

相比较,小规模牧场(存栏量50头以下)认为影响不大,这类场有养殖母牛,另一个原因是年前趁牛价格高育肥牛已出栏,目前存栏量不大,也并不急于出栏育肥牛;另一个原因是多采用自产的玉米、秸秆、稻草,并自种了皇竹草等,饲草料充足,所以受疫情影响不大。

但对于存栏量50头以上的规模牛场,由于育肥牛需要出栏和外购架子牛,以及饲草料多依赖于外购,因此受疫情期间交通管制的影响较大。此次调研,占有25%的养殖户饲料储存量不够维持一周,另有45%的养殖户饲料储存量可维持10~30天(见图3和图4)。有育肥牛出栏的养殖场出栏时间预计延后约20~90天。由于活畜买进卖出的申报程序繁杂,虽然已经出台有“一断三不断”的保通保畅政策,但是在落实的过程反应有些村镇还是存在道路不畅,运输车辆的司机反复接受消毒也不愿意运输,使得及时出栏牛和饲料购入成为明显的问题。另外市场上无论是对肉牛还是牦牛,消费的极大减少也限制了育肥牛的出栏。本次调研中1家超1000头养殖规模的牛场,原本通过“直接售卖+自己屠宰加工”方式进行育肥牛的出栏,疫情前每月可出栏售卖40~50头,目前由于餐饮业受疫情影响,虽然有自己的屠宰地,但目前1头也没出栏,如果不及时出栏,管理人员和工人的工资照样发放,现金收入减少,流动资金压力大。 

 

4、疫情导致三重因素叠加增加生产成本

此次疫情导致肉牛饲养管理成本增加,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原因,即运输成本增加、原料涨价、人工和管理成本相对增加。

1)运输成本上涨

肉牛养殖场多远离城区,国家和四川省不断出台相关政策,但是部分地方乡镇一级疫情防控任务重,一些地方运输申报程序繁琐,管控严格,司机和车辆进出都要消毒,而且要有通行证,2家饲料企业均反映,运费比疫病前增加约1倍,但是可用的车辆不易找,跨区域运输难度更大,导致此次调研中分别有60%的养殖场在短期内不能及时购买饲草料,尤其是精料和酒糟。

2)饲草料价格上涨

因运输费上涨和上游企业涨价,实际饲草料原料价格涨幅高于饲料行业信息网的价格。由于运输困难,也进一步导致了饲草料原料价格涨价。查阅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统计,从122日至214日,我国玉米均价上涨了39.97/吨,豆粕上涨了65/吨,菜粕上涨了21.55/吨(见图5)。通过对饲料公司的调查发现饲料原料到货价格上涨幅度更大:玉米原料价格上涨了150-200/吨,豆粕上涨120/吨,菜粕上涨100/吨,麸皮上涨120-180/吨。虽然原料价格上涨,以及可以通过微信或电话沟通销售,但是物流车辆不易满足,导致发货受阻或缓慢,企业不敢涨价,勉强维持公司生产运营。

另外对于四川肉牛养殖常用的酒糟,由于受酿酒企业前期未开工生产的影响,部分地区临时购买困难,酒糟价格涨幅在90/吨以上。


3)人工和管理成本相对明显增加

本次调研的20家养殖场和2家饲料企业,养殖场有2家工人超过20人,均到齐,有3家超过10人,有2家工人未能及时返岗(见图6)。而因疫情原因,有些工人会要求涨工资,有50%的养殖场其人工成本有所增加,同时,因疫情原因防疫用品消耗增大,有50%的养殖场增加防疫成本。政府支持龙头企业特事特办,支持龙头企业优先生产,办理复工复产,员工办理健康证。调研中一线生产工人上岗,管理人员和销售人员通过网上和电话上班,但运输受阻,销售收入低,而企业的工资是照发,因此相比于疫病前,人员工资虽未大幅度增加,但是企业在低销售收入甚至没有销售收入的情况下继续支付工资和饲料等支出,变相增加了生产企业的人工和管理成本,企业需要的流动资金增加

 

5、疫情对肉牛市场价格的影响

此次疫情导致牛肉价格上涨,较疫情前增长了6~14/公斤。但对于活牛价格,不同地区差异大,大约30.4~36/公斤。调研中有55%的养殖户反映活牛价格增加了2~2.6/公斤,但也有45%的养殖户反映降低了1.6~3/公斤,其原因是由于育肥牛不能运出,只能在附近售卖,导致活牛价格下跌。另外,由于餐饮业受疫情影响没有营业,能出栏的活牛运不出去,而继续饲喂导致饲料不够,增加饲养管理成本,肉牛养殖效益降低。

6、疫情对母牛配种和未来生产的影响

本次调研的20家养殖场中有12家饲养母牛,但反映此次疫情对其场母牛配种影响不大,由于四川夏季有湿热应激,一般肉牛场会选择避开夏季高温产犊调整繁殖生产,此次调研中有3家已在疫情前将母牛配种工作完成,有4家发情即配,因有自己的兽医,也储存有冻精,暂时影响不大,另外5家母牛数量较少,场主认为配种工作视情况而定。而由于牦牛种畜场主要是按照传统放牧模式进行的饲养,在越冬前备有部分干草来抵抗雪灾,平时依然是进行的放牧,既不是繁殖季节,也不是配种季节,现在只需要有放牧员即可,另外由于现在是寒冷季节也没有种畜外调等情况,这方面暂时影响不大,长期来看,5月以后就可以开始繁殖和调用种畜工作了,由于国家有明确“不得拦截仔畜雏禽及种畜禽运输车辆”的规定,预期本次疫情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看,对牦牛种畜场的影响有限。

二、 建议及措施

1、  政策保障,保跨区域畅通、实行问责制

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在注重防疫工作的同时,要严格按照“一断三不断”要求,加强督促,尽快恢复饲草料、活畜等生产资料的运输。对落实不到位者应该进行问责。建立相应保障机制,尤其要确保跨区域的运输,确保绿色通道的畅通无阻,可通过当地政府登记统一调配专车专人进行活牛的运输,减轻育肥牛不能出栏的问题,饲料企业可凭通行证运输。另外,除了龙头企业发放通行证,整合复工复产办理手续,建议对中小企业同等对待。

2、  建立普惠补贴政策及加强信贷等金融政策

及时建立养殖环节及运输环节的普惠补贴政策,加快原材料以及活牛、畜产品的流通,把增加的成本通过适当的普惠补贴适当降低,更加有利于产业的发展。同时也要加大产业链上游信贷政策的力度,加快肉牛养殖企业恢复生产。在疫情期企业投入大于收入,中小企业更缺流动资金,有针对性扶持中小企业,中小企业一旦倒下就不易再创业,并具有连锁效应的风险,做好提前化解目前生产成本上升带来的二次或者三次市场产业链价格逐级传递的风险。

3、  建立灵活的牛肉储备制度

在非洲猪瘟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影响下,考虑对牛肉进行就近储备,确保肉品足够供给,同时也解决了当下育肥牛难以出栏的问题。

4、  建立疫病后的培训和扶贫有机结合

针对不同养殖模式牛场此次反馈的技术需求,为其提供母牛良繁、补偿生长育肥、牛犊饲养技术,饲养管理,饲草料贮备和日粮配方调整,疾病防疫方面的技术指导。同时今年是扶贫收官之年,也是巩固肉牛牦牛产业扶贫基础的关键年,将疫病后培训和扶贫培训相结合,盘活牛存量和增强内部自我造血。

5、  建立跨产业的信息共享和预警平台

建议由国家肉牛牦牛体系、牧草体系、玉米体系等联合建立一个牛源和饲草料供应信息平台,共享肉牛、饲草料价格和供需多方信息,共建行业预警阈值,保障肉牛和饲草料现货和期货交易,针对性开展地方资源的有效利用,促进上下游产业协同发展。

 

撰稿人:王之盛、钟金城、罗晓林、左之才、

官久强、王雪莹、邹华围、胡瑞、彭全辉、王立志

 


点击下载附件

版权所有:北京十度有限公司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京ICP备15010600号-1